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石文化 > 收藏 > 正文
收藏

收藏鸡血石能逢凶化吉

2009-4-13 来源:博宝艺术网 作者:苏勇

鸡血石不但漂亮,而且其鲜红的颜色恰好与中华民族崇尚红色的文化传统两相契合,因而成为人们心目中可以驱魔迎祥、祈福降瑞的福石。寺庙里用它作供奉佛像的材料,四方信众踊跃前来,而且有求必应,格外灵验。抗日战争期间,一些高级将领笃信鸡血石之“灵”,甚至把它当保命符随身携带,希望能够出生入死,逢凶化吉。

鸡血石本应名为凤血石

和其他名石一样鸡血石同样有着传奇的身世,负载着美丽的传说,在昌化鸡血的产地就有这样一则凤凰灭蝗虫,血洒玉岩山的动人故事。

在很久以前,如今昌化石产地玉岩山一带,连年蝗虫为患,瘟疫流行,作物不能长,百姓不得宁。这时一对精灵美丽的凤凰,见此情景,十分怜悯,决意要为此地百姓除害,造福一方。于是,它们在玉岩山降落,消灭了蝗虫,驱散了瘟疫,让当地重回安宁。玉岩山的百姓感恩万分,请求凤凰留在玉岩山,与他们一起生活,永保世代康乐平安。凤凰被百姓们精诚的心所感动,遂而在玉岩山定居、成家。

可是不久,玉岩山来了一对强横的乌狮。它们对凤凰巢居着这样美丽的山头,创造出如此辉煌的事业,受到百姓如此爱戴,非常忌妒,妄图赶走凤凰,占山称霸。一天,乌狮恶意对凤凰提出挑战。凤凰不怕邪恶,勇敢迎战,几经搏斗,战胜了乌狮。但乌狮并不就此罢休,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欲置凤凰于死地。年复一年,机会终于来了。正当雌凤凰进入孵育期,雄凤凰忙于外出觅食之际,乌狮乘雌凤凰无所防备,偷袭凤巢,猛攻雌凤凰。雌凤凰奋起抵抗,几次击退乌狮,但终因势单力薄,被两头乌狮咬断了一条腿,鲜血流遍了玉岩山。等到雄凤凰归来,雌凤凰已筋疲力尽,难以动弹。雄凤凰含着悲愤的眼泪,击退乌狮。为了医治创伤,它们只得埋好被乌狮践踏了的凤凰蛋,腾空远去。山下百姓痛惜万分。他们对天祈祷,请求天宫神灵保佑凤凰平安脱险,再给玉岩山带来欢乐和幸福。

凤凰的啼鸣,百姓的祷告,感天动地。玉帝派皇太子下凡视察了实情,令地藏王将玉岩山的凤凰血点化成美丽的丹石,并赋予块块丹石有逢凶化吉、驱邪扬善、征恶布爱的力量。那凤凰蛋也神奇地变成了晶莹瑰丽的玉石,给山下百姓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而万恶的乌狮,见凤凰已经飞走,以为玉岩山从此可成为自己的领地,那凤凰蛋也可成为自己的美餐。它们再次来到玉岩山,欲重温黄粱美梦。可是它们万万没有想到,当它们一踏上玉岩山,未及接近凤凰蛋,那遍地鲜红的丹石顿时发出道道金光,把乌狮烧成了乌黑的焦炭。此后,玉岩山恢复昔日的和谐和欢乐,由凤凰血和凤凰蛋点化成的彩石成了今天的稀世珍宝。缘于这个美丽的传说鸡血石本应叫凤血石,只是后人在开采时发现它的色彩与刚宰杀的鸡血滴在玉石上相似,才习惯称作“鸡血石”。

乾隆御玺也用此材

传说虽不可信,但给鸡血石平添了神秘、浪漫的色彩,丰富了它的文化内涵。所谓鸡血石能兴家避邪之说,一直流传至今。也正因此,其方可在百年来倾倒了众多帝王将相,骚人雅士,富贾巨子。在清朝,使用昌化鸡血石刻制玉玺的皇帝和皇后是最多的,有乾隆、嘉庆、咸丰、同治、宣统、慈禧等。同时,鸡血石被列为宝玉石名品,在清代官吏服饰中,一花翎红顶为最高品级,鸡血红曾代珊瑚红、玛瑙红为顶花品饰之最高荣誉。

乾隆皇帝就有多枚昌化鸡血石宝玺。其中一枚是“乾隆宸翰”此印高15.2厘米,面8.4厘米见方,制于 清乾隆24年(1759年),是清乾隆诸多宝玺中最为精美的。作者卫承芳,河南人,是清代雕刻名师。作品取材于乾隆南巡时畅游西湖的迷人景致,荷花丛中双鹤漫步, 池中鸳鸯交颈,水底鱼儿戏耍,花间叶面蜻蜓飞舞、青蛙、螃蟹跳跃,一派生机盎然。荷池岸边的岩石上刻有三处边款,其中一处云:“莲塘三十里,四面起清风。 鸳鸯飞不去,只在藕花中。己卯日过西湖,见荷花烂漫,摹之于石......”。其印面刻阳文“乾隆宸翰”。据传,此印材是当年清高宗首次南巡至西天目山,赐禅源寺御笔木刻《心经》一卷,住持感激万分,精心准备了此昌化鸡血石进贡。高宗如获至宝,龙颜大悦,遂敕封为“国宝”。

荣为国礼重获新生

由于鸡血石中的“血”也就是辰砂,乃是炼汞的主要原料,鸡血石曾经遭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惨痛经历。成吨成吨的红宝石被投进火炉,烧成废渣,也不知暴殄了多少天物。而其价值的重新发现则与一起外交事件有关。

1972年中日建交,周恩来精心挑选了一对“大红袍”鸡血石赠送给前来访问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操刀奏石者是集云阁篆刻家沈受觉、刘友石先生。于是,鸡血石在日本名声大噪,掀起了一股收藏鸡血石热潮。大批日本游客来华时,也将鸡血石作为首选礼品带回国内。随着这股风潮,鸡血石的价值重新获得了国人的认可,收藏者日益增多,价格水涨船高,成为今天收藏市场上的新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