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石文化 > 历史 > 正文
历史

鸡血石的美丽神话传说

2008-5-19 来源:中国鸡血石网 作者:中国鸡血石网编辑

传说之一:

很久很久以前,在如今昌化石产地玉岩山一带,连年蝗虫为患,瘟疫流行,作物不能长,百姓不得宁,满目荒凉,遍地哀嚎。离此地不远的凤凰山上有一对精灵美丽的凤凰,当它们飞过玉岩山时,见此凄惨情景,十分怜悯,决意要为此地百姓除害,造福一方。于是,它们在玉岩山降落,经过奋力搏斗,消灭了蝗虫,驱散了瘟疫,创造了“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玉岩山百姓感恩万分,请求凤凰留在玉岩山,与他们一起生活,永保世代康乐平安。凤凰被百姓们精诚的心所感动,乐意在玉岩山定居、成家。这一对凤凰的留居和幸福的结合,使玉岩山下百姓康宁,田园丰收,玉岩山上百鸟齐鸣,万物生辉,呈现出春色满园的景象。可是不久,玉岩山来了一对强横的乌狮。它们对凤凰巢居着这样美丽的山头,创造出如此辉煌的事业,受到百姓如此爱戴,非常忌妒,妄图赶走凤凰,占山称霸。一天,乌狮恶意对凤凰提出挑战。凤凰不怕邪恶,勇敢迎战,凭着自己机灵的翅膀和善飞的能力,几经搏斗,战胜了乌狮。但乌狮并不就此罢休,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欲置凤凰于死地。年复一年,机会终于来了。正当雌凤凰进入孵育期,雄凤凰忙于外出觅食之际,乌狮乘雌凤凰无所防备,偷袭凤巢,猛攻雌凤凰。雌凤凰奋起抵抗,几次击退乌狮,但终因势单力薄,被两头乌狮咬断了一条腿,鲜血流遍了玉岩山。等到雄凤凰归来,雌凤凰已筋疲力尽,难以动弹。雄凤凰含着悲愤的眼泪,击退乌狮。为了医治创伤,它们只得埋好被乌狮践踏了的凤凰蛋,腾空远去。山下百姓痛惜万分。他们对天祈祷,请求天宫神灵保佑凤凰平安脱险,再给玉岩山带来欢乐和幸福。凤凰的悲愤啼鸣,百姓的虔诚祷告,感天动地。玉帝派皇太子下凡视察了实情,令地藏王将玉岩山的凤凰血点化成美丽的丹石,并赋予块块丹石有逢凶化吉、驱邪扬善、征恶布爱的力量。那凤凰蛋也神奇地变成了晶莹瑰丽的玉石,给山下百姓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而万恶的乌狮,见凤凰已经飞走,以为玉岩山从此可成为自己的领地,那凤凰蛋也可成为自己的美餐。他们再次来到玉岩山,欲重温黄粱美梦。可是它们万万没有想到,当它们一踏上玉岩山,未及接近凤凰蛋,那遍地鲜红的丹石顿时发出道道金光,把乌狮烧成了乌黑的焦炭。此后,玉岩山恢复昔日的和谐和欢乐,由凤凰血和凤凰蛋点化成的鸡血石和各类彩石成了珍贵的宝玉石。后来人民为了纪念传说中的那场惩恶扬善的争斗,把矿区几座奇特的山岩,冠上了鸡冠岩,老鹰岩、蚱蜢脚背(当地人称蝗虫为蚱蜢)、太子尖等山名,还把鸡血石产地的山岭,取名为康山岭,以寄托永保康乐、康强的愿望。后人又在玉岩山西端建起了两座寺院,分别供奉着玉皇大帝和地藏王神像,以示对神仙的感谢之恩。(杨一平、陈京)

传说之二:

相传在很久以前,天上有一只仙鸡,化作一个美丽的姑娘,来到人间游玩。一日,来到浙西的上溪乡,但见此地乌烟瘴气,漆黑一团,感到非常奇怪。明明现在尚是正午,为何不见天日?于是便向村里的百姓打听情况。

原来,此地有一座海拔千丈的高山,山中有一个无底大洞,洞里有一条千年蛇精,成天吞云吐雾,吃人畜无数。
金鸡一听大怒,下决心要为民除害。她驾起五彩祥云,转眼便来到蛇精住的洞口,步履轻盈地向洞中走去。她绕过七七四十九个弯,穿过六六三十六道关,来到了蛇精住的石殿。暗淡的火光下,只见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头居中而坐。金鸡一眼看出老头就是蛇精变的,便上前说:“大王,小女子奉众乡亲之命,特来伺候。”老头抬头一看,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便向她猛扑过来。哪知还没有碰到她衣裳,已被姑娘双手扼住,蛇精顿时感到喉咙一阵剧痛。原来这正是蛇的三寸。它被扼得透气不能,动弹不得,变化不了。不一会儿,这条恶贯满盈的蛇精便眼珠凸出,一命呜呼。蛇精临死时,把一口毒气喷在金鸡面上。这口毒气是蛇精千年修炼而成的,厉害非常。金鸡没有防备,中了剧毒。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心里却还惦念着老百姓。于是硬撑着走出洞外,来到山顶,化作一只五彩斑谰的大金鸡。金鸡伸长脖子,“喔喔喔”一阵啼叫,顷刻间,光芒四射,山村重见光明。然而,金鸡却倒下了。

在金鸡倒下的地方,出现了一座山,山中产一种含有鸡血(血丝、血块、血滚、血片)的玉石。为了纪念为民除害、造福人类的金鸡,人们把这玉石叫做“鸡血石”。(王飞熊)

传说之三

浙西山中,有一形状奇特的山峰,远看酷似报晓的雄鸡,曰金鸡山。当地流传着一个民间故事。

据说,此山坐落处,原为一方圆十里之大泽,水深不可测。岸边百姓以捕鱼为业,聊以谋生。岂料湖中忽生一孽龙,兴风作浪,性多恶,逼迫湖边百姓年年捐献童男童女,以供其果腹。不然则掀风鼓浪,毁船捣屋,日无宁时,生灵涂炭。百姓无奈,只得如数供奉。日久年长,奇苦难捱,百姓便纷纷逃亡。
一农家有男孩,生肖属鸡,乳名金鸡儿,自幼聪慧过人。久闻孽龙之恶,眼见其姐被征作童女,献于湖中恶龙,悲号而死,便立誓要杀除恶龙,保地方安宁。众人闻之,俱以为狂言,讥而不信。金鸡儿遂离乡出走,遍求名师,得一异人传授秘术。数年而功成,已年及十六七岁。回村即与众人言欲除恶龙,求乡人助战,曰有廿一人擂鼓助阵,置夜火廿一堆,必能战胜恶龙。

众人将信将疑,勉强应诺,金鸡儿遂口念咒语,急抖身手,稍顷,变一硕大金鸡,飞腾而起,树颤若草;翼展垒云,日暗半边;长鸣一声,鬼哭神嚎。湖中孽龙勃怒而起,蹿上半空。两物相见即格斗拼杀,一时天昏地暗。此间,岸上擂响大鼓,呐喊助阵。金鸡利爪似钩,钢嘴如锥,使孽龙鳞飞雪片,难以招架。战到天黑,已斗数百回合。众人又燃起廿一堆火,照耀半空如昼,孽龙夜来欲困,愈斗愈乏;金鸡则光耀明目,越战越勇。时至夜半,孽龙已精疲力竭,行将败阵。

然而在此紧要关头,擂鼓人中有力乏而自退者,火堆亦因柴草燃尽未及添加而熄灭半数。金鸡忍痛拼死一搏,双爪紧扣恶龙喉管。其时两者纠缠一处,在半空中翻腾不息。恶龙终至气绝身亡,坠入湖中;金鸡因利爪卡入恶龙喉骨,不得脱开,亦坠落湖中。随着轰然一声巨响,湖中升起一座小山,越升越高,遂成巨峰,形如金鸡。
百姓俱言,此山即为金鸡儿所化,称曰金鸡山。山中所产宝玉,色暗黄如鸡肉;玉中含缕缕血色,则为金鸡之精血。此物为当地一绝,明清两朝定为上贡珍品。(廉声)

传说之四:

那是老早老早的时候,很远很远的地方,在湛蓝的大海边上,有一座苍翠的高高山。满山绿树碧草,鲜艳华丽的牡丹花四季常开。山上的牡丹丛中,栖歇着许多许多羽毛斑斓的凤凰,那个山就叫做凤凰山。凤凰们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在牡丹花丛穿梭飞舞。里头有只顶小顶小的,大概是它们的小妹妹吧,因为长得特别小巧,生得特别美丽,在翠绿的羽毛中又闪着金黄,大家都喊它金凤妹妹。金凤凰可不像姐姐们那样贪玩,它老爱动脑筋。它想:这里的山头是够美的啦,锦上添花是容易的,但怎么能使荒山美起来、穷山富有起来呢?一时还想不出好办法。到凤凰们吃食的时候了,小金凤还是想着心事,反正它从来都是很有礼貌,让姐姐们先吃的。可是这回等姐姐们吃好,地上已经没有谷粒了。小金凤可不计较,用爪子在地上抓了几下,只发现一颗砂石,它想将就着吃下去算啦。当它刚把这颗砂石衔在嘴尖上,忽然一束阳光射来,砂石闪耀着金色,原来是一颗黄金的种籽。好心肠的小金凤还想吐出来分给姐姐们吃,但是黄金的种籽在嘴上一滑,滚进喉咙里去,来不及吐出来啦。

金凤凰吞下了黄金的种籽,黄金的种籽在小金凤的肚子里慢慢生长。小金凤知道自己要生金蛋啦!它想若把这个金蛋生到最荒僻的穷山沟去,不是能让那边也富起来、美起来吗?小金凤要离开凤凰山、离开姐姐们了,它是多么的依依不舍呀!但当它一想到要使穷山富起来,决心就来啦。它展开金色的翅膀,绕着翠绿的山头飞了三个来回,告别了亲爱的姐姐们,告别了华丽的牡丹花,然后再也没有回头,笔直地朝着西边的大山深处飞去。

金凤凰飞呀飞呀,不晓得飞了多少天。不管日晒、雨淋、风吹、雹打、电闪、雷鸣、什么都阻挡不了它,总是一个劲儿地往前飞。饿了,在山林中啄几颗野果;渴了,在水潭里饮几口清泉。凡是它停留过的地方,以后大家都叫凤凰山,这一路上便留下了好几座凤凰山。

金凤凰飞向天目山麓,来到於潜地界,看看山头倒是稠密起来,遍地青松、翠竹,还是挺不错的,不算穷山,不是下金蛋的地方哩。但是小金凤肚子里的金蛋越长越大,越大越重啦。它就停了下来,找到喜鹊嫂嫂讨个信。喜鹊嫂嫂啄着谷粒,说:“吃吃吃,我们这里有的吃。可是比你们仙山,真是天差地别!还是赶快回去吧,何必自讨苦吃?”小金凤笑了笑,自己有主意,就向喜鹊嫂嫂道了谢,继续往前飞。后来,在它停过的地方叫做“停口”(亭口);叫过的方称为“叫口”(交口)。

金凤凰飞过百丈山峰,来到昌北地界,看看山头更加险峻起来,满野雪压冰封,冷雾弥漫,看不清到底是不是可以下金蛋。但是小金凤飞得精疲力竭,肚子里的金蛋越来越重,简直要飞不动啦。它就沿山盘旋来,盘旋去,找到乌鸦妈妈讨个信。乌鸦妈妈攀着枯枝,说:“哇哇哇,我们这里可苦啦。山沟直垄通,风雨不断种呀!再朝前飞几步,就到啦!”小金凤咬咬牙,己经累的说不出话来,只朝乌鸦妈妈点点头,坚持往前飞。终于,找到了一座连山核树都不大生长的山头,慢慢地降落下去。

善良、认真的金凤凰,刚刚想停下来,但发觉这里是山的南坡,应该把金蛋下到更荒凉的北坡去才对哩。它又屏屏气、鼓鼓劲,飞了起来,越过山顶,来到北坡。小金凤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突然一个乌头晕,“扑”的一声跌落在陡峭的悬崖边上。几只山麻雀,飞来看热闹,在小金凤边上跳来跳去吵闹不休:“叽叽叽,喳喳喳,这只金黄的母鸡飞来作啥?想来争我们的蕃薯渣!金亮亮的羽毛有啥稀奇?还不如我们一身麻花花?无非是个子比我们大,杀肉吃还嫌不消化!”山麻雀一传十,十传百,这里就都叫它金鸡。它跌落的地方被叫做金鸡山。

金凤凰疲乏极了,听了山麻雀的话,也不愿去作辩解。它想:金鸡就金鸡吧,名称倒是小事,我得抓紧下金蛋呀!谁知当它憋足力气使足劲,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且一口连接一口,“哗啦哗啦”再也止不住了。小金凤倒下去死了,可怜金蛋在肚子里还来不及生下来呢,可是鲜红鲜红的血,却渗透、凝结在玉岩里,就成了无比珍贵的鸡血石。有人称鸡血,也有人称凤凰血。

事实上,金凤凰还是生下了金蛋。后来金石家评价说:昌化鸡血石和寿山田黄石,同样是刻印的珍品;据说田黄石以两计算,价值三倍于黄金;而鸡血石中,羊脂冻、六面红的,更是贵重超过田黄,可见它的价值之高,不是比下金蛋还宝贵吗?这是金凤凰的鲜血凝成的哩!(蔡涉)

各种神话传说尽管说法不一,但总是把昌化石同凤凰、金鸡的美貌和高贵的品格联系在一起。这反映了人们对昌化石那种富有诗意的幻觉和爱石如宝的情怀。传说虽不可信,但已给昌化石平添了神秘、浪漫的色彩。所谓昌化石能兴家避邪之说,一直流传至今,并未随着时代的前进而消失。传说故事是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昌化石的传说丰富了昌化石的文化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