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 > 人物访谈 > 正文
人物访谈

方宗珪央视言谈录

2008-3-18 来源:寿山石杂志 作者:秧子

央视:方老师,寿山石闻名遐迩,您能否跟我们讲一讲它的定义?
        方:寿山石是一种以产地命名的珍贵稀有彩石。它专指在中国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寿山乡的寿山村及其周边的山峦所出产的可供雕刻艺术品的矿石。
寿山石的主要矿物成分是地开石、叶蜡石或伊利石。这种矿石主要产于中国,此外,苏联、韩国、日本、泰国也有同类矿藏。
        由于各地成矿条件的差异,其品质和外观特征也不尽相同,特别是当中精华部分更各具特色。
        央视:上世纪中期曾在福州地区出土过南朝寿山石雕实物,请问它对寿山石文化的研究有什么意义?
    方:1954年在福州仓山区桃花山福建师范学院工地和乐群路速成中学工地,分别发掘了两座南朝古墓,发现有寿山石雕随葬品“卧猪”。尽管目前掌握的资料还很有限,但它的发现,使得寿山石雕刻的历史推前了500年。
        由于迄今在寿山尚未找到南朝的矿洞遗址,而且所出土的实物年代久远,数量不多,因此还不足以证明当时雕刻所用的寿山石矿的开采有直接联系。从出土南朝寿山石雕的石质分析,像是老岭石。而老岭石矿脉的矿层比较深厚,分布面积宽广。所以也有这样的一个可能:当时并不是有意识地凿洞开采,只是捡拾暴露在地表的小石块,加工雕琢而成。
        所以,应该这样说,寿山石雕可证的历史有1500多年。但是开矿的具体年代,尚不能确定。
       央视:您说南北朝出土的只是老岭石,那么宋代的品种有什么变化,是不是更丰富了呢?
        方:从宋墓出土的寿山石雕来看,老岭石所占的比重最大。此外还有猴柴磹石、高山石等。但并不说明当时只开采这些石种,也不等于说当时的寿山石雕全部用作随葬。寿山石既然可以作为明器,肯定也可以雕刻成其他艺术品。只可惜缺乏这方面的实物资料。
        总之,我认为宋代应该有比随葬品数量更大、石种更多、艺术性更高的寿山石雕艺术品。
        央视:近代福州出土了很多宋代的寿山石雕,这是否意味着宋代寿山石的开采已形成一定的规模?
        方:有关宋代寿山石的开采和雕刻情况,都有文献记载和实物证明。从文献上说,当时梁克家的《三山志》里就专门将寿山石列为条目来介绍。从中可知那时候的开采很兴旺。
        在福州地区宋墓中挖掘出的寿山石随葬品,有时多达百余尊。你想想,一个贵族的墓葬能够有如此规模的寿山石俑像秦兵马俑那样排列起来,如果没有开采一定数量的材料,怎么能够满足市场的需要呢?由此可以推断,在宋代不管是寿山石的雕刻还是开采都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央视:寿山石的开采在宋代已很兴旺。那么,那时有没有比较明显的行业特色?
        方:宋代著名理学家朱熹的高足、女婿黄榦有一首《寿山》诗:“石为文多招斧凿,寺因野烧转莹煌。世间荣辱不足较,日暮天寒山路长”。诗中第一句“石为文多招斧凿”,便是诗人在矿山面前发出的感叹;石头因为质美、色丽、价值高,结果遭到斧头的糟蹋。由此可以想象出当时石矿开采的盛况。
        至于说当时的行业特色,我们从高兆《观石录》:“宋时故有坑,官取造器,居民苦之,辇致巨石塞其坑,乃罢贡。”的记载中知道宋代寿山矿业是由官府控制开采的。
        央视:清代的帝王对田黄石情有独钟,难道在此以前就没有田黄石吗?
        方:那也不能这么说,而是没有引起注意。田黄石埋在田地里头,只要有耕作就可能被挖出来。但当时挖出后也没把它当回事,或者没把它作为一种特别有价值的宝物来看待。最早田黄通称黄石,它跟山坑里挖出来的黄色寿山石没有分别。
        央视:历史上寿山石有过几次开采高潮?这些高潮除了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外,是不是还和石雕工艺的发展有关系?是石雕的需求带动了开采的兴旺,还是开采的兴旺促进了石雕的发展?
        方:寿山石的开采状况除了受社会政治经济的影响之外,当然也和石雕工艺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
        历史上,寿山石开采的第一个高潮出现在宋代。那时,福州成为东南沿海“百货随潮船入市,万家沽酒户垂帘”的繁荣港口城市。寿山石雕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得以迅速发展,这种发展自然带来采矿的兴旺。
        第二个高峰出现在清代康熙年间。那时盘踞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大量开采寿山石,他被平叛后,寿山佳石进贡到皇宫,备受皇帝的宠爱,又逢“康乾盛世”,当然就掀起了开采的热潮。
        第三个高潮是在民国初年,前清遗老遗少、军阀洋办、文人雅士形成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市场需求的骤增推动了寿山石开采业的发展。
        最近的一次高潮是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寿山石国际地位的提高,不但海外收藏家竞相争购,国内的老百姓也纷纷收藏寿山石。这次高潮从“面”上来说,无论石种、品质还是产量都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
        环境首先驱动了需求的增加,需求增加促进了行业的发展,行业发展推动了矿山的开发。你想,石头开采得多了,品种丰富了,质量提高了,不就使人更有收藏的信心了吗?市场不就更繁荣了吗?这些都是互动的。
        但互动有个基本的决定因素,那就是社会环境。因为寿山石不同于粮食、服装,不是生活必需品。它是一种满足人们精神需要的高雅玩赏品,只有在生活安定,有钱、有闲的前提下,人们才会有购买、收藏、玩赏寿山石的欲望。

        央视:查阅古今寿山石书志,似乎近几年的石种数量剧增,记录的品名大大超过上几个世纪的数量,这是否能够反映出开采的历史情况?
        方:以不同年代文献或书籍记载的寿山石品种数量来衡量采矿的状况,我认为不妥,它只能作为参考,不可以当成寿山石品种多寡、开采兴衰的依据。
        为什么这样说呢?自宋至今,寿山石的定名方法有过几次变化。从宋到明,都是按色彩来分寿山石品种。清代康熙年间的《观石录》和《后观石录》则用“因象命名,随色取号”的方法来定石名。
        到了乾隆年间,郑杰的《闽中录“寿山石谱”》,开始以地名、矿洞来命名寿山石。但也只是标明很有限的实际情况。
        民国初年,学者综合历史上的各种命名方法,产生了一个比较稳定、科学的寿山石分类方法,即把寿山石分为田坑、水坑和山坑三个大类,具体石种则以产地、矿洞或色相来命名。
        有些书籍在介绍石种时,将品名与细目混淆,也有的将已绝产的石种也列入其中。所以会给人名目繁杂的感觉。
        总的说来,随着时代的发展,石种也在不断地丰富。凡是开采兴旺的时期,新品种就会出现很多。但是不能简单地根据著述来统计,不能这样理解;在短短的几十年当中,石种就出现了这么多,而自宋到清的数百年间,石种就只有文献记载的那么些。把某个年代书籍上记载的石名看成当时开采品种的总数,这是不全面的。
        央视:您能具体说说寿山石的自然美和工艺美吗?
        方:寿山石的自然美,可以从三方面来看。首先是质地,经过打磨把它脂润的质地体现出来。第二是色彩,有单色也有多色,五彩斑斓、绚丽多姿。第三是肌理,所谓肌理就是从石表往里细察,可以见到各种美妙的纹理,犹如雾里看花,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
        经过雕琢加工的寿山石放在手上把玩、欣赏和触摸,会有一种美的感受,能够陶冶人的情操。“石不能言最可人”。之所以“可人”就在于人能够“言”,而石不能“言”。观赏者一见到它便会产生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感。
        陈亮伯所谓“印石之似玉者,佳也,真玉则不佳矣。”这是观赏者情趣投入以后的感受。清代诗人黄任描写寿山石的诗中有两句:“爱他冰雪聪明极,心有灵犀一点通”。石头是因为人的“心有灵犀”才能够“一点通”。
        央视:薄意雕的技法是如何形成的?这种技法有什么特点?
        方:寿山石的薄意雕刻,是在石头的表面刻画出一层非常薄的图画。
        “薄意”这个名称是寿山石独有的,就是薄而富有诗情画意。不但雕层要薄,而且它还必须富有诗情画意。
        “薄意”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清代雍正年间。我们现在看到故宫收藏的一些皇帝御用的寿山石图章,里头就有比浮雕、浅浮雕更薄的一种雕刻,这种雕技就是薄意的雏形,我们称它为“深刀雕”。
        印章由印钮和印体两个部分组成。印体一般不进行雕刻,可是如果石面有一些瑕疵、裂痕,而印钮又无法掩盖它,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对它进行一番雕饰。初时雕刻得比较厚,称为“深刀雕”。到了晚清,有一位名叫林清卿的石雕艺人,他早年学习西门派雕法,后来到城里学画画,同时吸收了古代汉画砖“减地雕”的表现手法,重回雕刻行列后,创造出了独特的薄意雕刻艺术。
        真正意义的薄意雕刻,不同于浅浮雕,也不同于深刀雕。它的景物就像一张薄纸贴在石面上,底地铲得很平,雕层刻得很薄,充分利用寿山石的自然色质,扬长避短、巧掩瑕疵。对提高寿山石的档次起到很大作用。
        央视:寿山石的圆雕有什么特点?
        方:我们现在看到的南朝、宋代出土的寿山石雕,技法多以圆雕为主。
        圆雕,又叫“立体雕”。它根据石头的自然形状、不同部分的色彩和质地,选择适当的题材,如人物、动物、花果、山水等,然后生动地刻画出来。
        用寿山石表现某种题材,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离开原石的形状去凭空臆造。受到原石形状的局限,很多形象就需要变形和夸张手法时有它自己的规律。
        有些雕塑家用现代西洋雕塑的眼光去看寿山石雕,说它解剖也不对,结构也不对。假如将西洋雕塑的一套硬搬到寿山石上,那刻出来的作品就不叫寿山石雕了。
        央视:在寿山石雕艺术的发展中,除了艺人之外有没有其他阶层人士的参与?
        方:古时雕刻艺人的社会地位很低,他们的文化水准也不高。现在不同了,很多知识分子、专业人员都参与到这一行业中来。
        我们不能说古代的寿山石雕都是工匠之作。因为自清以来寿山石雕基本上是上层社会的玩赏品。有些收藏家很富有,他们花钱把水平很高的雕刻艺人请到家中来,这样的人被称为“养士”。不给他们派任务,只提供好的石材让他们慢慢琢磨。这些收藏家还经常请一些文人雅士到家里谈石论艺,使“养士”受到熏陶,提高修养,灵感来了,才开始动刀。在这样的条件下,创作的东西怎能不雅?
        不过,像这样的文化参与还只局限于小范围,整个行业不可能都这样。
        央视:寿山石雕发展的几个历史阶段与当时社会经济状况是否有关系?
        方:绝对有关系。像现在寿山石雕艺术如此兴旺,就是因为商品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经济水准提高的结果。
        如果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个月只赚几十块工资,大家又在斗来斗去,哪有闲钱、闲情去玩寿山石呢?现在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周末可以大清早跑到古玩市场观赏选购自己心爱的石头。
        央视:为什么寿山石雕队伍在民国初期会比清代有明显的壮大?
        方:这跟鸦片战争以后福州马尾作为开放的港口有直接关系。
        清末民国初,马尾港作为我国五大通商口岸之一,对外贸易繁荣,这样,福州地区的传统手工艺品就可以出口到世界各地。寿山石雕利用本地资源,经过艺人雕刻加工后,销往东南亚各国。海外需求量增大了,从业人员队伍也随之壮大。
央视:听说您编撰的第一部寿山石专著《寿山石志》曾在台湾被盗版,您是怎么发现的?
        方:《寿山石志》是1982年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这本书被选送参加香港举办的国际书展。两年后,有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在台湾书市上有大量《寿山石志》。我不信,因为那时虽然台胞能够回来探亲,但大陆的书籍还是不能过去。不久,他从台湾寄来一本,我一看吓一跳!几乎与原版的一模一样。再仔细看,还是有区别:一是大陆的正版由刘海粟题写的书名字是凸版制作的,台湾版则是平面印刷的。二是作者名字方宗珪的“宗”字被左右翻转,成了“  ”。此外,书内页彩图也因翻版效果较差。
        央视:能否说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你所亲历的田黄卖“天价”的事?
        方:1980年的11月,在广州文化公园举办了一场“福州工艺美术展览会”。15日开幕,三天后,正值展期的高潮,观众络绎不绝。傍晚,我们忙了一天,都很累了,正准备吃饭,几位本地人陪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白种人走进了展馆。
        那白种人用生硬的中文问我:“你们有没有田黄石呀?”我感到很奇怪,这外国人会说中国话,而且一问就问田黄石,真是不可思议。就顺手从柜里取了一块田黄石挂件给他看。他放在手上转了转说:“就这么小,没大的?”我想,这更怪了,这个老外不仅懂得寿山石还懂得田黄石,还要大个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于是,就拿出了一块经过精心磨光但没有雕刻的田黄冻石,重为121.5克。他非常高兴。
        从陪同人员口中知道,他是美国加里福尼亚大学美术史系的教授,名叫包华石,太太是潮州人。他想买一块田黄石作为岳父的生日礼物,让我开个价。
        当时市面上田黄还没有明确的价位,于是我就按传统“易金数倍”的价格开了15000元人民币。他摇摇头说:“贵了贵了!”他太太也在旁边还价:“一万三吧。”我想,一开口就砍了两千块,怎么接受?便说:“一万四给你。”他太太听罢,挥动双手说:“不行不行,广东话‘四’是‘死’的谐音。”教授也接过话说:“我这是给老丈人的生日礼物,怎么变成‘四’呢。”我心中也琢磨不透他是不是真的想买,便问:“你是不是满意?”他说:“满意。”还说:“钱不在乎,就是这‘四’不好听。”我便开玩笑说:“难听,我降你一块钱,13999。不就成了长长久久吗?”夫妇俩听后高兴地跳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就这样成交了。
        这13999元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我当时38岁,当技术员月工资是38元钱,假如按这样的工资水平,要干38年才买得起这块田黄石。这可是天价啊!
        第二天,《羊城晚报》以《美国副教授万金买田黄》为标题报道了这消息,新闻出去后,整个展览馆就炸了锅,每天都有人跑来看这块万元石头,可是看不到,越是看不到大家就越感到稀奇。
        所以以后就出现了媒体说的“一石激起千重浪”。寿山田地就被大挖特挖了,接着台湾啦,香港啦,东南亚啦相继掀起了收藏田黄的热潮。
        央视:田黄石如此贵重,请问怎么鉴别它呢?
        方:鉴别田黄石应从六个方面考量。一是石头的形状,二是石头的质地,三是石头的颜色,四是肌理的萝卜状纹,五是表层的色皮,六是石面的红筋。

        因为田黄是从山上滚下来的,经过溪水的冲击,滚呀滚呀慢慢地棱角就滚没了。所以田黄石的外形不会有明显的棱角。
        田黄的石质特别特别温润,在灯光下细察,隐隐约约焕发出宝石的光彩,这是其他寿山石难以企及的。
        田黄除了黄色之外还有白、红、黑等几种色相。但无论哪一种色相,都以黄色为基调。为什么?因为尽管它原来的颜色有白有黑,有深有浅,但是长期埋在泥土中,受酸性液体的熏染,所以隐含了黄的色相。而且因为颜色是在土里染成的,表皮跟内蕊色调有差异,会逐步淡化。
        在田黄石肌理中,常隐现纤细的纹理,我们称为“萝卜丝”,所谓萝卜丝就像刚挖出的白萝卜那种嫩嫩的感觉。隐含了黄的色相。而且因为颜色是在土里染成的,表皮跟内蕊色调有差异,会逐步淡化。
        田黄石长期埋在土中,外表容易产生一层石皮,有黄的,有黑的,也有零星斑点,称为“乌鸦皮”。在田黄石肌理中,常隐现纤细的纹理,我们称为“萝卜丝”,所谓萝卜丝就像刚挖出的白萝卜那种嫩嫩的感觉。
        至于“红筋”,是石头在迁移过程中,表面产生的细裂痕,经土壤浸泡,铁质渗透,形成一种血丝般的红筋。
        央视:在海峡两岸交往不顺畅的时候,台湾曾经用泰来石来代替寿山石印章,您能跟我们介绍一下泰来石吗?它和寿山石有什么区别?
        方:在泰国清迈县出产的叶腊石原先只供作工业材料,上世纪中期大量销往台湾。当时台湾很难买到寿山石,由于泰国叶腊石中的精华部分适合雕制印章,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因此流行一时。
        因为这种石头来自泰国,所以就被称为泰来石。同时,泰来还有“否极泰来”的含义。
        央视:方老师,您能不能用几句简短的话总结一下寿山石给您的感觉?
        方:寿山石给我的感觉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灵气”。在我研究寿山石的过程中,觉得石头虽然不会说话,可是每当你静静地欣赏它、抚摸它时,仿佛它与自己的心灵能够对话、沟通。对我来说,每块寿山石都像一本读不完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