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 > 人物介绍 > 正文
人物介绍

“点石成金”郭懋介

2008-3-17 来源: 作者:刘磊

在寿山石雕刻界,郭懋介(石卿)可谓是一个传奇,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大器晚成,在退休后重操雕刀仍很快就声名远扬;也不仅是因为他是当前寿山石雕界年龄最大的雕刻大师,每天仍刀耕不缀;更因为他的工钱是寿山石雕界最贵的,每两工钱15000元,但件件精耕细作的雕品却是一件难求,商家以能拥有他的雕品为幸,藏家以能拥有他的雕品为荣;还因为他的“点石成金”之妙手,昂贵的寿山石原石,经他雕刻后,价格立马就会再翻上数倍,其上世纪末数十万元卖到国外的田黄雕品,目前相当数量已涨到千万高价……

刚接触寿山石界,就听说石卿之名,说其是最有文化涵养的雕刻家,其后的接触中,也时常被其文化内涵所影响。终于在一个午后,在他那古色古香的客厅中,在和他的儿孙们的闲聊声中,他那坎坷的人生履历、“点石成金”的传奇也渐渐清晰起来……

悟性超群的石雕艺人

郭懋介退休前是政府机关兢兢业业的公务员,虽在工作中被排过“功”,送过“好”,还被机关党委评为“六好”干部,但在外界却鲜有微名;退休后操起雕刀不久却就名震寿山雕刻界,所以常有人说其是大器晚成。实际上他少时即为著名艺人林友竹之高徒,聪明绝顶的他从艺3年就隐隐有“青出于蓝”之势。

郭懋介,字石卿,1924年出生于寿山石雕之乡——鼓山后屿。作为东门派的发祥地,后屿涌现出大批雕刻名师,村里许多人家也都以雕刻寿山石为生。而少年时期的郭懋介对村里随处可见的寿山石也是情有独钟,常常捡回去把玩,有一回居然无师自通地用修脚刀刻了一小尊弥勒佛,刻得还蛮像回事。因家里太穷而在其小学毕业后就没钱供他继续念书的父母看其对雕刻似乎有些天分,就送他到同乡姻亲林友竹处学习雕刻。

虽然许多雕刻技艺看一下就会,但郭懋介却付出了比其他师兄弟更多的努力,经常在灯下练习至深夜。一次林友竹要求他仿照一尊黄杨木雕加工一件关公像,他发现木雕上的武将盔甲雕刻的是金钱甲,而师父林友竹平时雕刻的是鲤鱼甲,但金钱甲比鲤鱼甲难度更大,外圆内方的“钱”,上下左右是互相勾联的。这时郭懋介自己问自己:木雕能刻成,我为什么就不能?于是就自己琢磨出了金钱甲的雕刻方法,刻成后让林友竹大吃一惊,从此更是对其疼爱有加。就这样,凭借着出众的天分、悟性和勤奋,再加上林友竹的刻意传授,郭懋介很快就从师兄弟中脱颖而出,三年学徒期满时不仅已基本掌握了全套的寿山石雕刻技法,深得师傅林友竹的雕艺精髓,而且自己还琢磨出了好些雕刻心得。

厚重积淀的艺术积累

在许多人认为郭懋介要继承林友竹的衣钵时,他却阴差阳错地到古董店工作,其后虽一直与古董、篆刻、石雕等艺术相伴,却至其退休后才真正重操刻刀,但近40年的人生阅历却为其慢慢积累了厚重的艺术修养。

郭懋介学徒期将满时,随师傅林友竹到有名的“慎昌仁”古董店加工一批寿山石,结果聪明伶俐的石卿被“慎昌仁”的老板相中,并留其在店内帮忙。在此期间,郭懋介不仅看到了各种类型的寿山石雕,还看到了各种风格的古董字画玉器:宋碗、明瓷、秦砖、汉瓦,文徵明、吴昌硕、任伯年及扬州八怪的字画……不计其数的宝贝呈现在石卿面前,让他大开眼界。后因福州沦陷,古董店关门,失业的石卿又长途跋涉到南平避难,以刻印为生,并与流落到南平的著名金石书画家金拜石、沈觐寿、潘主兰、郑乃珖等人相识,在这些大家的指教下,石卿不仅在书法、丹青等方面有所收益,金石篆刻更是迅速精进,其后他又辗转福州、漳州等地从业篆刻8年。

1958年,石卿应召归队到福州工艺石雕厂,任车间主任,随后又先后在鼓楼区工艺美术厂、鼓楼区手工业局、福州市工艺美术局等单位工作。让石卿感到欣慰的是,虽然他大半生颠沛流离,沧桑阅尽,且自学徒期满后,放下刻刀近40年,但期间却一直与艺术有缘,始终未曾与艺术分离,而这期间积累的政治、文化、艺术修养也为他退休后重操刻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厚积薄发的石雕大师

退休后又重新操起放下近40年的刻刀,很多人以为这不过是郭懋介闲来无事打发时间。但不料郭懋介却凭借自己的执著与努力,在80高龄之际先后荣获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宝玉石协会理事、高级工艺美术师、西泠印社第五届篆刻艺术在80高龄之际先后荣获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宝玉石协会理事、高级工艺美术师、西泠印社第五届篆刻艺术评展评委、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等头衔,成就了寿山石雕界一大传奇。

1979年,郭懋介退休回家,忙碌惯了的他一时无法适应闲散的生活,就重操刻刀。而此时,同小自己一二十岁,甚至是三四十岁的雕刻艺人相比,郭懋介可谓藉藉无名,不仅没有得过什么艺术奖项,头上更无“大师”、“专家”之类的光环。

然而,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重操旧艺的郭懋介不仅很快就找回了感觉,而且较当年当学徒时技艺更为精湛。由于长年涉猎各种艺术门类,坚持不懈地进行艺术学习和实践,特别是与古董字画打交道的几年经历对郭懋介的石雕技艺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影响,其薄意雕刻不仅古意十足,更是隐有书、画、篆之意境。多才多艺的石卿将毕生的艺术修养融汇到寿山石雕艺术创作中,用手中的刻刀镌刻出内蕴丰厚的寿山石文化,不仅树立了自己独特的石卿风格,成为一代寿山石雕刻艺术大师,被“寿山石文化艺术(东南亚)研究中心”评论家、收藏家评为“才高北斗,艺震亚洲”的石雕大师,还与2007年初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他的作品也深受广大寿山石雕收藏家的青睐,被东南亚收藏家、日本国博物馆所珍藏,价格节节攀升。

因其作品摒弃了传统寿山石雕的匠气,而且率真自然、形神一体,既符合中国传统的审美情趣,又有新颖脱俗的现代意识,使融注于石头中的文化意韵和艺术品味给人带来卓然的韵味。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才华和刻苦的实践,郭懋介为当代寿山石雕艺术树立了新的标高,拓出了新的境界。对于称其“大器晚成”的说法,熟悉他的人却认为,郭懋介的成功不是什么“暴得大名”,也不是“大器晚成”,而是其四十余年艺术养分积累的厚积薄发。

“点石成金”第一人

擅刻人物、薄意的郭懋介由于日常多与古文物接触,眼界日高,培养出鉴赏书画的能力,这为他研究雕刻薄意打下坚实的基础。他大量阅读有关中国古今艺术的文章,吟唐诗宋词,积满腹经纶,因此,他创作的题材十分广泛,人物、山水、花鸟无所不精,尤其是薄意作品融诗、书、画、篆于一炉,独具风格。他说:“在石上布景取画,选择题材,要以石形而定,以石的纹理而取。”

石卿的雕品出名后,前来求他雕刻的人越来越多,但不管是达官贵人、商贾巨富送来的石头,还是普通百姓送来的石头,石卿都一视同仁,用心雕刻。上世纪80年代中期,石卿雕刻一克田黄的工钱是30元,如今是300元,涨了10倍,是寿山石雕刻界工钱最贵的艺人。许多人说他每天只要动动刀,就相当于家里开了一个“金矿”,但想请他动刀却不是那么容易,“我要为石头负责。”对于不可再生的寿山石,他珍爱有加,觉得如果不认真对待无异于暴殄天物。而且他绝不为不良商贾雕刻假田黄石,不管出多高的工钱都不为所动。他说:“刻假货势必会损害没有鉴别力的购石者的利益。一个艺人要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和道德。”

凭借着艺术韵味浓郁的石雕作品和认真的风格,郭懋介件件精耕细作的雕品也一直是一件难求,商家以能拥有他的雕品为幸,藏家以能拥有他的雕品为荣;虽然郭懋介的石雕作品工钱是最贵的,但前来求雕者依然门庭若市,因为昂贵的寿山石原石,经他雕刻后,价格立马就会再翻上数倍,其上世纪末数十万元卖到国外的田黄雕品,目前相当数量已涨到千万高价,可谓是“点石成金”第一人。

传承有序的石雕技艺

毋庸置疑,石卿在寿山石雕界的盛名源自他不凡的艺术成就,源自他用精美雕品写出的一张张优异的市场成绩单。而现在令他更高兴的是自己的技艺后继有人,儿子郭卓怀从艺二十余年来,近30件作品及论文在各大奖赛中获奖,其雕刻的人物、薄意在业内颇有盛名,身为高级工艺师的他还被评为第三届省工艺美术大师(已公示)。郭威等几位徒孙均已是工艺美术师或高级工艺美术师以上技术职称,有的还被各级政府或社会团体授予省工艺美术名人、省民间艺术家,福建省十大杰出青年雕刻家等荣誉称号,其孙子大学已毕业,也将继承祖父寿山石雕、金石书画的传统家风。

如今,85岁高龄的郭懋介每天早晨6时许,从住处步行至福州于山,与一帮老友纵论天下大事,分析台海局势。两小时后再步行回家读书看报。由于年事已高,精力有限,脑子虽然还好使,眼睛却容易疲劳,故石卿近年来石头刻得少了,而且只刻上好的田黄。为了保持体力为寿山石雕做出更多的贡献,郭懋介曾多次想封刀不再雕刻,但一来碍于朋友情面,二来碰到好的石头又爱不释手,所以一直没有封刀成功,但为了保证质量,他只选择一些比较珍贵的田黄石雕刻,以满足寿山石爱好者的要求。

作为寿山石雕界年龄最大的雕刻大师,郭懋介期待更多的寿山石雕作者大力发展翰墨缘份深厚、诗情画意浓郁、颇有古玩韵味的文玩型寿山石雕作品,而要摒弃艺术品位低下、制作粗俗的玩具型寿山石雕。为此,他希望寿山石雕艺人要读历史、攻典故、读书画、练书法,特别是文学基础薄弱的艺人要丰富学识,多学习文化;同时希望寿山石雕从业人员做好自己承前启后的责任,为大画、练书法,特别是文学基础薄弱的艺人要丰富学识,多学习文化;同时希望寿山石雕从业人员做好自己承前启后的责任,为大力弘扬寿山石雕文化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