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石新闻 > 投资走向 > 正文
投资走向

嘉庆宫廷艺术品市场解析

2008-7-24 来源:《艺术市场》 作者:佚名

明清官窑瓷器,品种繁多,精彩纷呈,在十余年的古器物拍卖中,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始终挺立于古器物市场的潮头。一场古器物拍卖会上没有官窑瓷器拍品的参与,拍卖会便像是缺了魂魄,尽失典雅之华彩。伴随着艺术品市场人士审美观念、收藏兴趣的提高,海内外古器物拍场的热点在悄悄然转移,拍卖理念也得到进一步提升:从官窑到御窑乃至宫廷御制艺术品专场的诞生,就反映出了这一市场现状。当前,在市场人士习惯埋首于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古器物之时,嘉庆年间的宫廷御制艺术品已逐渐在市场中凸显价值。拍场上这种从大视野到小视角的审美转变,也为藏家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觉艺术空间。

解析之一

古器物市场三级跳:官窑 御窑 宫廷艺术

2002年以前,说起古器物拍卖,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官窑瓷器,似乎没有官窑瓷器的拍卖会,就不能称为古器物拍卖会。此时的拍卖市场处在一个拍品较为单一的时期,拍卖场次也较少。市场的火爆、利润的丰厚,引得拍卖公司纷纷推出中国官窑瓷器专场,作为拍卖的重点场次加以宣传。随手拿起一本那时印刷的古器物图录便可看到,封面、封底99%选用的都是官窑瓷器。官窑瓷器也的确不负众望,以其精湛的工艺、深厚的文化底蕴吸引着各地的藏家花巨资踊跃竞标。但是随着艺术品投资理念的普及深入,拍卖公司的激增、赝品的冲击,“官窑”瓷器光环散尽,部分投资者对它渐渐丧失了信心和新鲜感。在这种情况下,古器物拍卖市场不得不寻找新的方向。

2004年后,伴随着景德镇御窑厂发掘工作的深入展开,古器物拍卖市场也发掘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御窑瓷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御窑瓷器”概念在全国拍场上迅速流行开来,各地的拍卖公司相继推出了御窑瓷器专场拍卖,均获得了良好的收益和宣传效果。而“官窑瓷器”这一名称似乎成了明日黄花。

也许有些读者会感到疑惑,官窑与御窑有区别吗?这个问题要想回答得人人满意,是件很复杂的事儿。市场人士认为,官窑是相对民窑而言的,官窑与御窑的区别只是服务对象的不同而已,御窑是为宫廷皇室服务的,量少而精美。

古器物市场持续火爆,御窑瓷器拍卖价格逐年走高,拍品征集与招商困难日益凸现。拍卖公司八仙过海,各显显其能。民窑精品、细路粉彩、文房清供等概念的提出及专场的设立,为一些拍卖公司暂时摆脱了一些尴尬局面。但并不能引领内地拍买市场与国际市场接轨。拍卖会要一场场搞,瓷器要一件件的征,在瓷器数量不足以支撑一场拍卖会的情况下,该如何运作专场拍卖呢?拍卖公司的老总们将眼光瞄向了香港拍卖市场,他们希望找到一个正确答案。

2006年春香港苏富比宫廷御制艺术品专拍的成功,颠覆了以瓷器为首的十大天价排行。其中乾隆御制金桃鞘“天字十七号”宝腾腰刀,拍出了4604万港币的天价;乾隆御制缂丝黑地海水云龙仪仗用甲胄和乾隆御制镶珠黄缎十二章纹龙袍,分别以港币1468万与1692万落槌。这几件拍品令人振奋的成交价为中国古董市场带来新的启示,也为市场揭开新的一页。

拍卖公司似乎看到了新的方向!一个全新的拍卖理念浮出水面——宫廷御制艺术。与单纯御窑瓷器拍卖来讲,这一理念囊括的拍品范围更广泛,档次更高,文化品位更浓厚。其实,早在1996年香港佳士得公司就推出了全球首场“宫廷御制艺术精品”专题拍卖,将全球各地收集到的中国宫廷艺术品集中到亚洲市场。但是,此前宫廷御制艺术并未受到藏家的如此重视。

近期,学术界加紧对“宫廷御制艺术”进行深入研究,市场人士也对“宫廷御制艺术”有了部分认识,学术研究反过来又影响到“宫廷御制艺术”的市场表现。200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国宫廷御制艺术精品总成交额达到了2.23亿港元。春去春又来,宫廷御制艺术的行情已经迅速蹿升。

香港拍卖市场的成交情况再次表明,宫廷御制艺术品正在成为海内外藏家不惜重金相争的对象。究其原因,宫廷艺术品的制作有着一套严格制度,往往会体现当时皇帝的意志。可靠的来源,符合了艺术品市场追求真、新、精、绝的取向。另外,皇帝收藏把玩过的东西,如今花几百万港币落到自己手上,也有当皇帝的一番滋味。这或许就是宫廷御制艺术流行的原因吧!

如今,宫廷御制艺术的成功,已成为内地各拍卖公司跟进效仿的目标,尤其在古器物的诠释与包装上巧思不断,雍正、乾隆、嘉庆宫廷御制艺术专场的设立,正引领内地拍卖市场走向更多元化的方向。

解析之二

嘉庆皇朝——宫廷艺术的黄金分割点

嘉庆(1796-1820),名琰,乾隆皇帝第十五子,生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嘉庆元年(1796年)正月初一受乾隆禅让而继位。与其他皇帝不同的是,嘉庆继位后并不能独断朝纲,当了太上皇帝的乾隆仍掌握着最高决策权。这种特殊经历,使得嘉庆很难摆脱乾隆时期形成的定式。乾隆时期的一切似乎都以其惯性在嘉庆朝向前滚动,这种惯性在嘉庆一朝的艺术品中有着不折不扣的表现。

嘉庆朝上承乾隆,下启道光,有些艺术品若不署款与乾隆朝极难区分。其实,嘉庆朝的瓷器、玉器、鼻烟壶、金器、珐琅器、织绣等艺术品,均呈现出精湛的技艺,在清代宫廷艺术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同时因嘉庆皇帝的信仰,也使得宫廷艺术继续受到藏传佛教的影响。

长久以来,嘉庆朝宫廷艺术一直遮掩在乾隆朝璀璨的光环之下,未能引起市场人士足够的重视与兴趣。其实,嘉庆时期的宫廷艺术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成为研究中国古代制度史、思想史、文化史、宗教史、宫廷史以及工艺美术史的重要资料,有着极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学术界对嘉庆宫廷艺术品研究的滞后,也造成了市场走势的疲软。

在国际市场拍卖理念转换的大环境下,“嘉庆宫廷艺术品专场”的推出,既丰富了国内宫廷艺术专场,也必将会把国内宫廷御制艺术的整体价位拉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嘉庆皇帝仁爱与修养

嘉庆是一位勤政图治的守成君主。亲政后惩治了贪官和,宽严适当,十分成功。这是嘉庆皇帝一生处理重大政治事件中最为精彩的一笔,也是他作为政治家的杰作。

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一枚嘉庆皇帝的鸡血石印章,印文为“惟几惟康”。嘉庆皇帝是以“惟几惟康”作为治国之道并期待以此来博得上天的恩赐。故将这四字刻在宝玺之上,以时时警戒自己。虽然这里不无标榜自己的意图,但世易时移,时局变幻,加之个人的治国才能毕竟不如乃父,嘉庆当政有时就不得不以谨慎小心来提醒自己了。

(嘉庆皇帝的昌化鸡血石印章)

嘉庆帝听从老师朱的告诫:“身先节俭,崇尚清廉”,通谕内阁:“呈献上来的古玩珍宝,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真是不如粪土。”从此以后,凡是进呈违禁宝物的官员,均予以惩处,决不轻恕。嘉庆四年(1799年),当得知有人从叶尔羌给他运送玉石,他马上谕示内阁将玉石原地抛弃,不要运到京城。50大寿,他禁止民间演戏庆贺。可见,嘉庆是一位仁爱之君。又比如,他在召见大理寺卿杨怿会时,正值盛暑,嘉庆扇着扇子去暑,见大臣进来跪拜,便把扇子放在一边,虽然他汗如雨下,为了体恤下属他却一直也没再使用扇子。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普免天下钱粮,各省百姓为之欢腾雀跃。仁者爱人,嘉庆作为一位“仁君”来说是够格的,作为一位皇帝来说是可贵的。

嘉庆有很好的儒学修养,他的诗歌、书法都有着较高的造诣。他对饮茶很有研究,曾创作了一些以茶为题材的诗歌。不过最为脍炙人口的还是他的一首嘉庆御制铭茶诗:“佳茗头纲贡,浇诗月必团。竹炉添活火,石铫沸惊湍。鱼蟹眼徐扬,旗枪影细攒。一瓯清兴足,春盎避轻寒。”平定白莲教之后,嘉庆皇帝也曾赋诗道:“内外诸臣尽紫袍,何人肯与朕分劳?玉杯饮尽千家血,银烛烧残百姓膏。天泪落时人泪落,歌声高处哭声高。平时漫说君恩重,辜负君恩是尔曹!”这首诗,中间两句“玉杯饮尽千家血,银烛烧残百姓膏。天泪落时人泪落,歌声高处哭声高”,表现了嘉庆儒家仁爱的理念。

嘉庆楷书御笔,深得颜体雄浑、开阔之精髓,写得端庄雄强,古雅纯和,气足神闲。嘉庆《楷书七言诗》,纵63cm,横32cm。作品用笔方圆相兼,圆聚有力。点的姿态或俯或仰,或向或背,左顾右盼,随字异形,生动而稳重,给人以用笔灵活、沉着稳妥的感觉。横书一般都重起重收,中间稍细,两边向上微凸。“玉”“春”字中出现多笔横书时,笔笔不同,错落有致。细析其用笔,还可发现提按不露猛烈之影,虽中和而不弱、静美而不滞,积雄健为内势,化刚柔为一味。

嘉庆御窑乾隆味道

嘉庆初期瓷器的制作延续乾隆瓷器的造型、图案,不敢逾越。嘉庆早期官窑器虽少,却较为精致,大器也很规整,与乾隆器相同,因此有“乾嘉不分”的说法。当时有两个年号:宫内皇历仍用“乾隆”年号,各省改用“嘉庆”年号。比如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嘉庆矾红彩御题诗三清图盖碗,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此碗内外口沿绘矾红留白如意纹,碗心绘佛手、松枝、梅花,碗外壁白地矾红彩书嘉庆皇帝御题诗,落款为“嘉庆丁巳小春月之中瀚御制”,“嘉”“庆”印章款。碗底落六字篆书款。丁巳为嘉庆二年(1797年),新春时节刚好是86岁的乾隆帝禅让皇位于儿子嘉庆一周年。嘉庆初年的一切礼仪制度均不变乾隆朝旧制。于是,举行重华宫三清茶宴,再咏三清诗新篇,便成为嘉庆帝孝敬太上皇的一个重要节目了。

嘉庆宫廷艺术继续受到藏传佛教的影响,景德镇御窑厂生产了大量有着浓郁藏式风格的瓷器。例如,粉彩缠枝莲纹贲巴壶、粉彩莲托八宝贲巴瓶、粉彩莲托八宝、金釉法轮、青花西番莲纹酥油灯等器物。这些器物原为藏族常见容器,清廷为与西藏相处平安,小处亦不怠慢。这类造型的瓷瓶基本都是国家民族政策开放的佐证。

乾隆帝去世后,嘉庆帝利用国殇的机会,力图振作,希望一扫乾隆晚年官场享乐腐败的风气,于是一方面惩冶贪官污吏,一方面减缩政府预算,官窑烧造便成为削减的项目之一。嘉庆四年(1799年),每年烧造官窑款项,由上万两银减为5000两。此时,景德镇御窑厂已无专司其事的督陶官,由地方监管。

到了嘉庆十一年(1806年),御窑厂拨款又从5000两降为2500两;其后到了嘉庆十五年(1810年)十二月,嘉庆帝更下令终止了御窑厂的工作。景德镇御窑厂出于有令则供,无令则止的状态。因此现在市场上很难看到嘉庆御窑器。

嘉庆玉器欠缺“如意”

乾隆皇帝酷爱玉器,现在故宫博物院的三万件玉器,多数为他所藏,乾隆为后来的嘉庆皇帝起名叫琰,琰是美玉的名字;永琰的十六个兄弟也都以玉器的名字命名,乾隆自己则被后人称为玉痴。乾隆去世后,清朝的国力迅速衰落,玉器的制造开始逐年减少。嘉庆时期的紫禁城内,每年从新疆运来的玉只有两千多斤,不到乾隆时的五分之一。材料的来之不易,使得内务府的工匠们雕琢起来更是慎之又慎。嘉庆宫廷制作的玉礼器精雕细琢,体现了清代玉雕技术的高超绝伦,其中几件玉玺精彩无比。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正好为60大寿,人生一甲子,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这是人生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年份。嘉庆帝特别选取“周甲延禧之宝”为印文制成宝玺作为纪念。此方“周甲延禧之宝”用温润细腻、质地纯净的青白玉刻制,龙钮雕制精细,现象生动,十分难得。在刻“周甲延禧之宝”的同时,还刻“庄敬日强”“健行不息”二玺配成一组,明显地感觉到嘉庆帝在对乾隆组玺的刻意模仿。

嘉庆年间,宫廷玉器不乏精品力作。例如香港佳士得2006年上拍的清嘉庆白玉盖碗(一对);器物通体光素无纹。玉碗因为材质稀贵、制作繁难。掏空要求非常高,磨制轻薄的碗壁也必须谨小慎微,稍不留神就会前功尽弃。从材质说,半透明的碗壁留不得半点瑕疵,因此玉材的要求极其苛刻,必须是极品,否则就是对皇家的大不敬。

此外,香港佳士得2007年春季上拍的清嘉庆白玉套活环钮执壶,2006年匡时上拍的清嘉庆翡翠碗等,都是嘉庆时期的玉器精品。故宫博物院古玉研究专家周南泉先生曾评价翡翠碗道:“此器从质色看,当为上乘品,加之上有沁色和有具体的制作年代,可知它是一件宫中造办处大师的杰作。今在国内发现,实为有幸。”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所谓“吉祥先进金如意,天乐声中降凤凰。”清代中期,收藏如意蔚然成风,尤以收藏镶嵌玉瓦如意为热。在清帝中,嘉庆曾公开表示过自己不喜欢如意。他曾对臣下说过,你们以为如意能带来吉祥,但朕看未必。因此,嘉庆一朝,宫廷玉如意摆件制作甚为罕见。

嘉庆金器宫廷至宝

涉及到宫廷礼制方面的珍宝文物都由礼部或宫中造办处制造,如仪仗、冠服等。制造过程大体如下:首先根据清朝典章制度的规定画出图样,经皇帝审定,下发内务府造办处或有关部局制作蜡模,再经皇帝御批,制造成品,成品如需修改,再回造办处细作,直到皇帝满意为止。北京故宫珍藏的嘉庆金瓯永固杯的制作过程,充分反映了这一制度的实施。

据嘉庆帝御制诗《元旦试笔》的注释获知,清朝元旦开笔仪式始于雍正,定制于乾隆;仪式于元旦子刻在养心殿东暖阁之明窗举行。金质镶嵌珠宝的金瓯永固金杯为清朝皇帝于每年正月初一举行元旦开笔仪式时的专用器,用以盛屠苏酒。

根据清《内务府活计档》记载,“金瓯永固”杯的制作始于乾隆四年。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金嵌珠宝金瓯永固杯,为嘉庆二年(1797年)清宫造办处制造。杯直口,两侧各有一夔龙耳,龙头顶嵌东珠;杯足为三卷鼻象首。杯身点翠地,满錾宝相花季缠枝莲叶花,用东珠十一颗,红宝石九块,蓝宝石十二块,碧玺四块嵌作花蕊;口沿錾回纹。杯口一侧,錾刻阳文篆书“金瓯永固”四字,另一侧镌“乾隆年制”款。

金瓯,表示国家,金瓯永固,寓意政权永固。太上皇乾隆,嘉庆皇帝对此杯的制作十分重视,不仅调用内库黄金、珍珠、宝石等珍贵材料,而且制作极为精工细作,曾多次修改,直至太上皇与皇帝满意为止。因此,该杯尺寸虽小,但工艺复杂。繁缛的纹饰,加上通体光灿晶莹的珠宝,显得精美异常,一直被清代皇帝视为珍贵的祖传法宝。

嘉庆珐琅有几分成就

嘉庆时期,起线珐琅制作开始衰落,遗存数量很少,仅见碗、盘之类器皿,造型简单,颇显笨拙。掐丝较粗壮,多采用錾胎起线的方法。釉色仍以浅蓝色地者居多,饰深蓝、红、黄和豆绿色组成的几何纹,图案和色彩较呆板。

嘉庆初年,画珐琅还保持着乾隆时代的某些遗韵,生产也有几分成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镀金画珐琅牡丹纹执壶,为造办处珐琅作造,其形精美,釉色艳丽,显示出较高的烧造画珐琅工艺水平。此后,随着社会经济的衰退,画珐琅的生产水平也逐渐低落,嘉庆十八年(1813年),宫廷造办处停止了金属胎画珐琅鼻烟壶的生产。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嘉庆画珐琅番人进宝图鼻烟壶,式样仍有乾隆朝的遗风,但釉色却显得灰暗,颜色也不清晰,其工艺水平已逊于乾隆时期作品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画珐琅海屋添筹图葫芦形鼻烟壶,画面情节的刻画上属上乘,然釉色显得灰暗。圈足内署篆书“敬制”二字款,为嘉庆时期的工艺特点。

嘉庆漆器硕果仅存

清嘉庆剔红观鹅图笔筒,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通高14.8cm,口径10.2cm。笔筒窄折边口,平底,附座。筒外壁压雕山水亭榭、人物树木。画面中清水一池,游鹅泛波,一老者坐于池畔榭中观看水中游鹅,小桥之上有二人行走,随行其后的童子怀中抱琴,是为携琴访友之意。景物虽多,但层次清晰,意境恬淡深远。器物上刻几种锦地以示不同的空间。底部髹黑漆,中心镌篆书“嘉庆年制”双行四字款。

此笔筒漆层较厚,雕刻刀法精密,棱线深峻有力,纹饰清晰醒目,色泽艳丽。其刀法及图案风格均保持着乾隆时期雕漆的一些特点。此笔筒为现知惟一具嘉庆款的雕漆作品,故对于研究乾隆以后雕漆工艺的发展变化以及嘉庆时期雕漆的风格特征均极有价值。

嘉庆织绣品质多样

嘉庆年间丝织业特别兴盛,就是民间的老百姓,也是以布为耻,绫缎绸纱争新色新样。宫廷刺绣以苏绣、杭绣、南京织造和皇宫造办处的“织绣作”为中心,专门为皇室提供的奢华产品。绣稿一般为皇帝或内务府官员审定过的如意馆画师的设计稿,因织造内汇聚了各地刺绣高手,故其绣品也集各地绣法之大成,体现了宫廷绣的最高成就。

嘉庆年间,织绣精品较多,北京故宫珍藏有嘉庆朝缂丝、妆花缎、织金绸、暗花纱以及京绣、苏绣等作精品。例如清嘉庆缂丝岁朝图轴,纵70cm,横91cm。图缂织瓶、盆、盘等器,内插梅花、水仙、百合、柿子等,并配如意、爆竹。为清中期常见题材,寓意“事事如意,平安吉祥”。此图仅用构边、平缂、搭梭等几种常用技法缂织物像边缘和色块,晕色部分多以笔墨渲染,为清中期以后缂丝画的特点。但其在花瓣、瓶身纹饰等处的构缂十分细致精妙。

妇婴图是嘉庆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纹饰之一。刺绣玉堂妇婴图,纵73cm,横106cm。蓝缎地绣妇婴人物,两女子,其中一位手持烟袋,着满族旗装;另两个童子嬉戏。反映了清代贵族人家的生活情景。此图人物服饰用滚针勾勒出轮廓,然后以套针晕色,衣服上的花纹用平针、打籽、切针、斜缠针、铺绒针、网针、刻鳞针、缉线绣、钉线绣等多种针法,变幻交错,精美细致。在深色缎地施绣,为清中期以后宫廷刺绣画的特点。

绿缎绣五彩四季花卉纹背面,长275cm,宽211.5cm。此被面用26色绒线绣牡丹、菊花、玉兰、荷花等四季花卉纹饰,呈散点式穿插排列。此被面是嘉庆年间的苏绣精品,运用2-4晕色法,以散套针、十字针、车轮针、鸡毛针、打籽针、平套针、松针、滚针等十多种针法并用绣成,用色丰富,构图繁缛而不显凌乱。

此外,首都博物馆还藏有嘉庆早期绛色缎缉米珠绣云龙海水江牙纹龙袍等绣品。

解析之三

嘉庆御窑瓷器概述

1795年,做了六十年皇帝的弘历宣布退位,由皇太子琰即皇帝位,嘉庆朝由此开始。经历了康、雍、乾三朝烧瓷的黄金时代后,景德镇官窑的制作已明显地不如乾隆朝。这一方面可能是乾隆中晚期以来已经下降的烧造水平,在本朝进一步反映出来;另一方面,可能是新皇帝没有乃祖乃父嗜好瓷器的雅兴。所以,本朝留存下来的嘉庆官窑传世品数量相对较少。

除上述情况外,还可能有另外的原因,据说,乾隆皇帝退位是因乃祖康熙在位六十一年,作为皇孙,他不能僭越,于是居于太上皇之位,由于他的健在,嘉庆帝不敢造次;恐有僭越之嫌,所以一切因循守旧,连景德镇瓷器的制作样式也按旧制。更有一种进一步的说法是嘉庆朝早期的官窑均落款“大清乾隆年制”,直至嘉庆四年太上皇“驾崩”,一切才从头开始。这仅是一种传说,实际情况如何仍需作进一步查考。但这种可能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因为在书乾隆款的大量官瓷中有一部分绿底绿里的粉彩瓷(俗称“九江瓷”),这部分作品中有不少器物与嘉庆款同类粉彩器难分早晚,如不书款就有可能被看成嘉庆所烧。

换个角度看,嘉庆初明确书本朝款的官窑器也并不少见。如嘉庆粉彩御题诗盖碗即是一例,这种署“嘉庆丁巳小春”的御制诗作品传世较多,有青花、粉彩等品种。造型有执壶、海棠式盘等,底部均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篆款。当然,这仅是嘉庆二年一次烧造的大批品种的落款形式,不能作为一种确凿的证据来否定上述传说。

不少前人在收藏清瓷时,似乎特别偏爱康、雍、乾作品,有的甚至对嘉庆以后的瓷器不屑一顾,这在过去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乾隆以后瓷业衰落,产品质量不高是事实,但从今天的情况看,难免有失偏颇。随着国内外中国瓷器收藏的不断升温,近年来这种局面有很大改观,人们对嘉庆瓷的欣赏已不逊于乾隆瓷。尽管本朝所烧造的瓷器不及前朝,但仍有许多精品,作为历史艺术品的一部分,嘉庆瓷的重要收藏价值显而易见。《清代瓷器鉴赏》一书收集的二十多件嘉庆瓷器绝大多数是官窑上乘作品,有些作品过去较少见到,是十分重要的断代标准器。尤其是书中收录的六件色地粉彩瓷瓶,代表了本朝的彩瓷烧造水平,其中青花赏瓶、青花八吉祥纹香炉、黄釉暗花龙纹天球瓶、豆青釉葫芦瓶等,均是典型的嘉庆官窑标准器

嘉庆朝瓷器的主要特征如下:

品种有青花、青花釉里红、青花红彩、白地粉彩、色地粉彩、五彩、斗彩、墨彩、三彩、黄地绿彩、绿地紫彩、色地描金、黄釉、红釉、蓝釉、窑变釉、茶叶末、炉钧釉、东青釉、仿官、仿哥、仿汝釉等。品种比前大大减少,各类品种风格基本与乾隆朝瓷器相似,创新之作极少。

造型常见的形制有灯笼尊、萝卜尊、双联瓶、葫芦瓶、贯耳瓶、赏瓶、双耳玉壶春式瓶、天球瓶、贲巴瓶、贲巴壶、撇口碗、敞口碗、大小盖碗、马蹄杯、高足杯、盖盒、盆、帽筒、格盘、鼻烟壶和大小套杯,也有成套的餐具(包括碗、盘、杯、碟、罐、勺、汤锅、匙等),还有佛像、法器等。从整体看,嘉庆瓷造型与乾隆瓷大同小异,无多大区别,但实际上有些作品的造型已缺乏前朝作品的优美线条,如梅瓶显得较矮胖,印盒显得较高,天球瓶颈部渐粗,腹部更大。

装饰纹样由于本朝瓷器的装饰工艺基本因袭乾隆朝,因而大量作品依然如前,但远不如乾隆朝那样多样化。以彩绘吉祥图案为本朝纹饰的基本风格,也有部分刻画纹装饰和瓷塑,所见图案多为龙凤、花卉、花鸟、瑞兽、瓜果、山水、神仙、人物等。从传世作品看,本朝瓷器纹样构图较繁复、线条不如前朝流畅,稍显刻板拘泥作风。

嘉庆前期瓷胎基本保持乾隆中晚期较细润的风格,后期略显粗糙,胎体仍较平整,制作也较规矩。釉色多白中闪青色,釉面较薄匀,前期作品釉层较密致,后期釉多略有粗松感。釉上彩器的釉色以色地为主,白地相对较少,绿底绿里的低温釉在彩瓷上运用十分普遍。

款识书写风格类似乾隆朝,部分作品完全与乾隆款一致,所不同的仅仅是“乾隆”换上了“嘉庆”二字。以篆书图章款为多,有的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款,有青花、红彩、金彩等多种,这种篆款是本朝最多见的款识形式。另一种为单方框四字“嘉庆年制”款,多为红彩款,书于彩瓷底部,如粉彩无双谱折腰碗均书这类款。另有横写六字、四字官款,一般书于器底,也有的书于腰腹间。香炉一类作品书于口沿外边。

解析之四

嘉庆粉彩瓷器的成就

综观清嘉庆朝制瓷技术,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题材,都以前期作品为蓝本,没有大的突破。尤其是嘉庆早期,与乾隆朝作品基本一致,因此有“乾、嘉不分”的说法。嘉庆的精品如不看款识,很容易与乾隆相混淆。嘉庆晚期作品已走向衰退。但也有不可埋没的佳作,应该重视。综合起来嘉庆粉彩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成就。

(一)延续生产乾隆粉彩的各类产品,以色地勾莲器皿为主。如各种色地勾莲夔凤纹的各式瓶、罐、壶、盘,以及黄地勾莲白里飞蝠纹碗等。这些器物几乎与乾隆粉彩一样。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传世品中,有嘉庆款粉彩瓶,其腹部有乾隆御题诗,应是乾隆为太上皇时的作品。另外乾隆时常见的小件文玩用品,如笔掭、墨床、鼻烟壶、香插、扳指、翎管、壁瓶等,仍然大量制作。

在装饰上,继续延用乾隆时的一些工艺方法。轧道工艺就常见于嘉庆的粉彩圆器上,如各种色地轧道勾莲开光碗:开光山水碗,开光花卉碗,开光博古碗等,底均写青花篆书“大清嘉庆年制”款。在琢器中也喜用缠枝“洋花”做色地装饰,器物口沿和足边用粉彩、金彩作边饰,腹部开光诗句或在腹部作凸雕装饰,如凸雕龙纹瓶、凸雕人物大瓶等。在纹饰上以各种色地缠枝花为主,加绘八吉祥、云龙、夔凤、蝠罄、八仙人物、百子图、婴戏图等。白地粉彩所绘龙凤穿花洞石花果、花卉花鸟、松鹿、桃蝠、三羊开泰等多种吉祥纹饰,均不失乾隆粉彩的风格。这些都表现出景德镇御窑厂在嘉庆初期延用乾隆旧制为嘉庆皇帝制作御用瓷的情况。这些与乾隆粉彩风格相同的嘉庆官窑粉彩,仔细观察与乾隆粉彩瓷器有一定区别:胎体稍厚重,有的釉面不够平整,色彩较凝厚,纹饰线条也比乾隆时粗,器口及底部所施松石绿釉的颜色比乾隆时稍深。

(二)嘉庆粉彩中不可埋没的新作,主要表现在器型上。新创器型有帽筒、折沿洗、格碟、茶船、渣斗等。帽筒呈圆筒状,筒身开几个不同形状的孔作装饰。余处绘粉彩纹饰。故宫博物院藏一件黄地粉彩云龙帽筒高达29.7cm。筒身有六个海棠式孔,通体黄地粉彩绘六条行龙穿于朵云之中,绘画也很精细,但没有乾隆粉彩球状镂雕冠架精美。此种挖孔帽筒一直延用到晚清至民国,官、民窑都有生产。另外,折沿洗较为新颖,其特点是洗沿较宽,沿上有20余个镂空圆孔,沿下带金彩环饰,洗壁比康熙时深,洗心绘粉彩花蝶或婴戏纹饰。也有折沿洗不带孔的。乾隆时创烧的粉彩三多果墩式碗,嘉庆传世品较多。粉彩绘石榴、荔枝和寿桃,色彩粉润,画笔生动。值得注意的是此种碗里、外底釉色不一致,外白里青,底更青,并书青花“大清嘉庆年制”篆书款。墩式碗造型特殊,矮壁直口,口至腹部弧度较小。碗壁较直,口径微大于腹,因而此种碗不能两碗相摞,否则上边的碗要把下边的碗口撑破,如需相摞时,要将下面的碗底点上较厚的棉花。

(三)嘉庆民窑大量生产粉彩,以白地粉彩瓷器为主,出现一些新颖的画面多以风景人物为主,如“庐山十景”“萧山八景”、“西湖十景”“烧窑图”“无双谱”等。一些风景画面常常附墨书诗句。“无双谱”即“举世无双的人物谱”。《无双谱》原是清代金古良撰绘的一本历代名人图册,书中收录40位历代名人。康熙时将此画册中的人物作为瓷器装饰,多画在碗或杯的外壁。嘉庆、道光时《无双谱》瓷画十分流行,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嘉庆无双谱人物杯所绘人物有“华山陈图南先生”、“江东孙郎”“李青莲”“文丞相”“龙门司马迁”“谯国夫人”以及陶渊明、花木兰、武则天等,每个历史人物旁均有墨书题记介绍人物的姓名及小传。器底红彩篆书“嘉庆年制”或“大清嘉庆年制”款,与官窑款比较起来,红彩较浅淡,笔法欠规整,款外有单线方框。另见有无款黄地粉彩凸花云头纹莲瓣瓶,似官搭民烧器,传世少见,也很精美。

(四)嘉庆粉彩瓷器的款识。官窑款识多数在器底,为红彩或金彩或青花篆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款,字体工整,结构严谨。值得提出的是嘉庆民窑款识,常见一种青花篆书的“大清嘉庆年制”六字款,笔划不齐,均用六字的半边字组成,草率松散,有的还不易识别。此外还有私家定烧的一些斋堂款,在北京故宫藏品中,有“事敬堂制”“庆宜堂制”“玉庆堂制”,以及“织素三房”“俊三自制”均为嘉庆时期粉彩瓷器。

解析之五

嘉庆宫廷艺术品走强拍场

近期,清嘉庆朝的艺术品拍卖行情日益走高,总体价位呈上升趋势,但从收藏的长远方向来看,嘉庆艺术品上升空间还很大,仍然存在较多投资机会,特别是此时期色地粉彩御窑瓷器。

在2005年的香港佳士得的11月秋季拍卖会上,一对清嘉庆胭脂红地粉彩通景牡丹花卉纹瓶拍出了582.5万港元的高价。嘉庆艺术品行情初现端倪,此后一发不可收。

2006春拍嘉庆瓷器价格在海内外拍卖拍场迅速蹿升。4月22日,北京匡时抢先开槌。编号1538的清嘉庆青花苍龙教子图摇铃尊148.5万元成交。此件拍品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与嘉庆彩瓷的表现相比,嘉庆青花瓷器略显逊色。

6月5日,北京诚轩上拍的嘉庆绿地粉彩缠枝莲托喜字纹双耳瓶,高31cm,以100万元成交。接下来,6月26日,北京翰海上拍的嘉庆瓷器再一次密集成交,其中编号2304的嘉庆绿地粉彩八宝纹贲巴瓶,高25.5cm,以99万元成交。编号2306的嘉庆粉彩花卉龙凤盖罐,高26cm,203万元成交。编号2307的清嘉庆黄地粉彩缠枝花卉象耳罐两件,高29cm,以330万元成交。编号2310的紫地缠枝花卉扁瓶,高28.5cm,102万元成交。嘉庆御窑瓷器的高成交率,带给市场人士足够的信心。

2006年7月12日,伦敦苏富比也传来好消息。编号136的嘉庆胭脂红地粉彩石榴纹瓶,高34.5cm,9万英镑成交,折合人民币约为131万元。编号156的嘉庆暗红釉粉彩双耳瓶,高31.7cm,以38.88万英镑成交,折合人民币约为565万元。

相对于春拍嘉庆瓷器的行情,秋拍更是火爆。国内外各个拍卖公司纷纷刷新嘉庆拍卖纪录。

2006年11月23日,又是北京匡时打头阵,清嘉庆桃红地粉彩三羊开泰双象耳尊,高28.9cm,成功以385万元拍出。嘉庆御窑瓷器赢得秋拍开门红。

2006年11月28日,香港佳士得,一对清嘉庆粉彩缠枝莲纹葫芦瓶,“大清嘉庆年制”款。全器呈葫芦状,以淡绿釉为地,饰粉彩釉蝙蝠、朵莲、盘肠、桃实,谐音“福禄寿绵长”,画意吉祥,为皇家所喜闻乐见。此对仿铜胎珐琅品种,为传统作品。938.736万港币成交。另场,清嘉庆粉彩仕女歌舞图灯笼瓶,高32cm,亦为一件十分精彩的作品,以368.88万港币成交。

2006年12月18日,北京翰海推出了清嘉庆松石绿地粉彩福寿纹如意耳瓶,此瓶高34.2cm,折沿,口边呈如意云纹状,束颈,鼓腹,圈足。颈两侧置对称如意形耳,下垂“”字飘带。通体松绿石釉地绘粉彩纹饰,有螭龙、番莲、蝙蝠、戟罄、硕桃纹等,“蝠”谐音“福”“桃”喻示“寿”“戟”“罄”谐音“吉”“庆”,故图案寓有“福寿吉庆”之意,外底红彩楷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福寿吉庆纹饰流行于清乾隆时期,并延续至清末。多以各种色釉为底为粉彩描绘。邵蛰民撰《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记:“清瓷至乾隆而极盛,器式之多亦莫与伦比”。此器造型别致,以乾隆器物为宗,纹饰布局繁密,图案化的装饰,尽展嘉庆瓷器承袭乾隆奢华的艺术遗风,保存完好,为嘉庆时期粉彩器的珍品,传世少见,最终以682万元成交。

2007年4月8日,香港苏富比拍卖清嘉庆柠檬黄地粉彩通景“群仙祝寿”图双耳瓶,以 451.4万港币成交。5月29日,香港佳士得成立20周年专场上拍的清嘉庆淡青地粉彩花石纹双龙耳大瓶颈,以530.64万港币落槌,由香港古玩商黄少棠标得。

此外,嘉庆皇朝的粉彩百花不露地的御窑瓷器,在工艺和艺术上都不落后于乾隆朝,甚至有的精品超过了乾隆朝。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嘉庆百花不落地如意,为本朝精品。粉彩百花不露地御窑瓷器,由于制作工艺上较为复杂,目前具有较高的市场价位。嘉庆本朝粉彩绘婴戏碗、粉彩开光御题诗茶盘、茶壶为嘉庆官窑粉彩器代表作品,较受市场追捧。

在玉器方面,嘉庆朝的御制作品也有出色的表现。

2005年5月30日,香港佳士得拍卖的一方清代嘉庆皇帝的御制白玉交龙钮方形玺“周甲延禧之宝” 玺,印面宽长均9.1cm,通高9.5cm。此方宝玺在嘉庆皇帝的宝玺中占有重要地位。此宝玺青白玉质,交龙钮,印文为阳文玉箸篆“周甲延禧之宝”四字。此宝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嘉庆宝薮》(嘉庆御玺印谱)中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比勘,无论是体量大小,还是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完全相合。

“周甲延禧之宝”是嘉庆皇帝一生最后制作的几方宝玺之一,钤用于其晚年的御笔书画之上,一般以“庄敬日强”为引首,以“周甲延禧之宝”“健行不息”为压角。而此方“周甲延禧之宝”由于体量较大,故只在较大的书画作品上单独钤用。此方“周甲延禧之宝”用温润细腻、质地纯净的青白玉刻制,龙钮雕制精细,形象生动,尤其是丝绶保存状况相当完好,这在过去拍卖过的清帝宝玺中是不多见的,十分难得。以962.48万港币成交,为目前嘉庆宫廷御制品第一高价。

2006年11月28日,香港佳士得上拍的清嘉庆白玉盖碗(一对);器物通体光素无纹,玉材绝佳、工艺堪称极品,以487.6万元成交。进入2007年,5月29日香港佳士得拍卖的清嘉庆白玉套活环钮执壶,以497.376万元成交。

艺术性决定艺术品的市场价位。嘉庆宫廷御制艺术品的走高并不是偶然的。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嘉庆御制艺术品将会平稳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