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石新闻 > 即时报道 > 正文
即时报道

13年只挖到4块值钱鸡血石 现代版《淘金记》

2007-12-5 来源:鸡血石网 作者:张龙 王一

今年年初,一块41.5公斤重的昌化鸡血石原石,在杭州市工艺美术特色园中首次亮相,8888万的标价让所有的人为之咋舌。

世上竟有如此昂贵的石头?!

这些价格昂贵的石头背后都有些什么故事?几天前,本报记者驱车5个半小时,赶到临安大峡谷镇玉山村。村后有座山叫玉山,据当地人说,山上盛产鸡血石和田黄。

这些昂贵的石头吸引了数以千计的人前来淘金。他们用几近疯狂的热情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现代版《淘金记》——

高风险才有高收入

一年七八万元砸下去

“颗粒无收”也很正常

天蒙蒙亮,已有村民背着耙子和塑料袋陆续上山。山上雾气弥漫,还没翻过山头,已经听到山背后传来柴油机的轰鸣声。

玉山村村民钱拥军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尝足了挖石头的甜头。1992年,钱拥军退伍回来,找了10余个村民合伙到山上来开采鸡血石,他们各自拿出几千元钱配置机器、炸药等设备。

钱拥军历数着他的辉煌战绩:1994年,我们挖到的鸡血石加起来有200万元左右,1997年,我们挖了160万元左右,还有一次就是去年,也是挖了160万元左右,”钱拥军很得意,说自己去年年底分红拿到了10多万。

“今年扑了个空,一块值钱的石头都没挖到。”钱拥军口气平静,继续说道:“每开采一个山洞需要上交15000元的开采费,还有人工费、柴油和炸药的费用,这些成本加起来每年要花掉七八万元,今年这些钱都打了水漂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钱拥军表示司空见惯。他承认,挖不到也很正常,开采鸡血石本来就是冒风险、碰运气的事,就像“赌石”。自己开采鸡血石整整15年,也就数上面提到的3次收获最大了。

鸡血石值钱

但真正装进挖宝人的口袋的钱并不多

为挖鸡血石倾家荡产大有人在

比起钱拥军,上溪村村民老陈的运气似乎不是很好。挖了十几年,好的光景,一年能分个两三万,少时才分到5000元左右,渐渐地,老陈开采鸡血石的热情开始“降温”了。因为在他看来,想要挖到价值上百万的鸡血石实在太难了,投入成本实在太高了。

“在玉山有60多个洞口,洞口多在两三百米深,最深的洞口深六七百米。但是,每年能挖到一两百万元的洞口只有两三个,而能挖到30万元左右的洞口才有1/3左右,剩下的洞口基本上都在30万元以下。”

老陈算了一笔账:开采鸡血石的合伙人一般为10多人,每人投资在数千元到上万元不等。每个洞口开洞费要1.5万元,加上柴油和炸药费等每年至少要花七八万元。老陈皱了皱眉说,这七八万元只是最基本的成本而已。还有一些看不见的成本可能更高,比如人工费,按照10个人计算,每人每天50元,一年就要18万元。

几个老板投资,雇佣工人。挖到的鸡血石卖了钱后,一半留给自己,一半由工人们平分。如果你又投资金钱又参与实际开采的话,分到的钱就会更多些。

按照10个人合伙开采鸡血石计算,其中4个人投资,一年下来挖到100万元,50万元按照投资比例分给这4个投资人,剩下50万元则留给开采的工人平分,6个工人的话每人能分到8万多元。如果4个投资者也同时参与了开采的话,那么每人就只能分到5万元左右。

事实上,多数洞口一年也就挖个30万左右,扣掉成本,每个人一年只能分到万把元左右。更倒霉的是七八万元的成本砸进去,却一块值钱的石头没挖到。听村民说,为挖鸡血石倾家荡产的人不在少数。

“明年不打算再挖了,据说镇政府明年开始,要把洞口的开采费从1.5万元一个提高到15万元一个。”老陈摇摇头,这样的开支实在吃不消,估计明年愿意继续挖鸡血石的人不会多了。

挖的人多了

成色好的田黄越来越少

除了鸡血石,还有一种石头让不少人着迷,它的名字叫田黄。

当初老百姓并不觉得这种石头值钱,后来,有个福建商人在这里用30元钱收了块上好的田黄,几经转手卖到了30万元,老百姓开始意识到这也是另一种“黄金”。

由于挖田黄不需要任何成本,有数百个本地村民和周围村民前来挖田黄,其中多半是些中年妇女。他们或三五成群,或稀稀落落,分布在沟壑中、山坡上,弓着腰,用耙子在泥土里翻找田黄。

汤大伯坐在简易木屋里,点着松树枝烤火,屋里弥漫着松脂的香味。那块转手卖到30万元的田黄就是从他手中收走的。

汤大伯在木屋的一角随意地堆着一堆新挖的田黄。汤大伯说,这些田黄质地都不是很好,好的田黄对着灯光看,是透明的,质地柔软,如果上面还有鸡血石,那么这块田黄石就更值钱了,“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不过,几年下来,汤大伯感慨成色好的田黄越来越难找了。

村里集资买来挖掘机 开采鸡血石和田黄

除了老人 村里青壮年“统统”上山劳动

在一片相对平坦的山坡下,有辆挖掘机正在施工作业,地面已经被开挖得黄土朝天、沟壑纵横。

邵家维是玉山村村民,他说这辆挖掘机是村里在5年前集资购买的,专门用于开采鸡血石和田黄。村里的青壮年都要到山上来集体工作,6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不用劳作,不过一个老人每年要交500元成本费。

被挖掘机挖到的鸡血石和田黄被统一存放起来,每月进行一次公开拍卖,拍卖的日期被写在了红纸上,张贴在村子的大街小巷里,拍卖的地点是玉山村原先的村委会大院。拍卖会那天,是村子里最热闹的一天,除了本地人,还会有众多外地石商不远千里涌进这个小村庄,记者去的那天,刚好赶上11月份的拍卖会,第一天就拍出了100多万。

这些拍卖后的鸡血石和田黄则由拍卖所得的人带走,继续转手给别人,加工成印章或工艺雕刻品推向市场销售,或者直接找工人加工成印章或工艺雕刻品销售。在通往玉山村的路边就分布了上百家兜售以鸡血石和田黄为原料的工艺品商店。

到年底,村里会根据每家每户的投入,进行分红。今年的情形不错,邵家维说,他们家估计今年能分到5万元,别的村民也都能分到个三四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