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石学苑 > 工艺 > 正文
工艺

雕刻技法-钮饰雕刻

2008-3-17 来源: 作者:佚名

印章始于周代,距今已三千多年。以其作为凭信和权力的象征,古今皆是,自有印章,便有印钮装饰,无所谓谁先谁后。

印钮,俗称印鼻子,用以穿绳系结。开始纯为实用,而后才加以巧饰,如在鼻钮上雕刻不同的兽头,用以标志各级官阶。秦汉六朝的官印,除了以金。银。铜等质料的不同来区分官爵的高低外,还在印钮的装饰上加以区别。如汉代,皇帝用玉玺虎钮,皇后用金玺虎钮,诸侯王用金玺驼钮,皇太子、列侯。丞相。大尉。三公。左右将军金印龟钮,食二千石银印龟钮,二百石以上至千石铜印象钮。除此以外,历代还以螭、狮、龙、风、虎、辟邪、饕餮、麒麟、驼。鸟、鳌、熊、编幅以及十二生肖中其他动物作为印钮饰物。

自元代工冕以花乳石为印章肇始,因石印易于受刀,为时人竞相采用,遂至盛行。以寿山石作印材,除了柔而易攻之外,尚有洁净如玉,色彩斑斓等优点,备受各方人士青睐。寿山石印章广泛使用钮雕,也于明代勃兴起来,成为寿山石雕的一种特殊品种和艺术。本世纪50年代初,福建泉州苏大山先生捐献的明朝李卓吾遗印两枚,是清朝同治年间修林李小宗词时出土的,一镌白文“李贽”,一镌朱文“卓吾”,钮刻单狮,蹲坐侧首,神态淳朴。这是迄今仅见的明代寿山石印钮艺术晶。

寿山石钮雕始以古兽为主,逐渐发展有博古图案、翎毛、鱼虫、花果、人物等品类,印钮虽小,却吸引了不少石雕艺术家在印钮上呕心沥血。费尽心机,以高超的技法与深厚的艺术修养,赋方寸以万种风流。清代杰出的雕刻家杨玉璇。周尚均,也是雕钮高手。杨玉玻的钮饰风貌是集古代玉至铜印的规范,充分发挥寿山石柔而易攻的特色,施以精艺,突出兽钮的神、情、趣,因而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周尚均制钮与杨玉璇的风格不同,以华茂、清灵。流畅著称,且常用夸张手法强化形象、达到微妙人神的境界。他还善于撷取些纹图案刻博古平钮,并在印台四周刻浅浮雕锦褥纹和取古铜器图案加以演变作边纹。周尚均的博古图案直处平整,转角处圆浑流畅)图案间隔紧密,有针线难人之妙,堪称一绝。

清同治光绪年间,福州“东门派”鼻祖林培谦亦精干印钮与博古图案的雕刻艺术,所刻兽头形态,刀法灵动,须发均用开丝,从不间断。其得意弟于林元珠所刻印钮,道健有力,神态逼真,尤精干须、鬃、毛、发的刻划。“东门派”刻钮的后人颇多,杰出者如林元水、林友清、郑仁蛟、林寿煁、周宝庭等。他们虽承师法,然各有新意,尤其是周宝庭的兽钮雕刻能兼融东。西门流派之风韵,总结出古兽钮百余种名目,是寿山石钮雕的一代宗师。

“西门派”本来就以治印雕钮作为本门派的宗业,因此从潘玉茂开始,到潘玉进、玉泉兄弟,以及后续弟于林文宝。陈可观。陈可铣等都是雕钮名家。作品风格与“东门派”遏异,以古雅大方,,浑朴厚重,深得文人雅士的珍爱。

今日高档的寿山石印章,几乎每章必雕钮,除了刻古兽钮外,尚雕现代动物、植物,也雕人物、花果鱼草,还兼雕薄意,是古代习尚流风的延续和发展。印章有钮无钮,其经济和艺术价值相去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