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石学苑 > 工艺 > 正文
工艺

印章钮饰 方寸乾坤

2008-3-17 来源: 作者:佚名

印章作为文物,以其方寸之躯,在中国流行了几行了2000多年。从16世纪的明代开始,印章艺术和文人书画结合,且日趋紧密,乃至成为作品的构成部分,于是出现了明清两代500年间具有革新精神的文人篆刻,促进了钮雕艺术的发展。

古时印材多用铜,尤精者用玉,或有用金银者,以别品级贵贱。元代中期,王冕始以花乳石作印,以刀代笔,风气大开,一时文人雅士以其易于受刃,竞相采用。清康熙,乾隆之世的钮制,题材多样,技法圆熟,制钮名家辈出。当时的周尚均、杨玉旋为寿山石的一代宗师。周尚均为康熙之御工,所制印钮为“尚均钮”。

到了近代,寿山石雕印钮艺术更是异彩纷呈,独领风骚。钮雕,作为寿山石雕艺术的一个独特门类,它蕴涵着寿山石文化、印石文化和钮饰文化多方面。在创作构思和工艺制作方面有着特殊的要求。我们结合实践,略谈浅见。

印章,中国文明古国的象征之一。吴昌硕的《西泠印社记》说:“印之佩,见于六国,著于秦,盛于汉。”印钮,作为印章顶部的造型与纹饰,反映了中国文化历史的印记。纵观历代印章,首先讲究印坯的方正平直,这是基础;其次是大刀阔斧地去弊。寿山石有裂痕、杂质、劣石,切不可贪印材大而舍不得除去石之弊。宁小毋大,宁美毋缺,这是钮雕选材的关键之所在。再者要选好印钮的朝面,一般印章有四面,由于寿山石色彩斑斓,在相石构思之前,要尽量将没有裂隔、杂质,而且色相纯净的作为正面来困材施艺、设计构思。 雕钮之前印体要起台。

正常情况下,起台比例要恰到好处,通常最理想的是黄金比例。有的根据石的自然形态而起台,也有的根据石质的色彩纹路而定台的。总而言之,这些都要依据印石其质、纹、色、势而确定起台的位置。它虽有基本要求,但没有固定模式,创作者要随机应变,灵活应用,切不可生搬硬套。印章除平台、斜台、自然台之外,尚有双层台等。印章起台之后,雕钮部分石之棱角要锉圆顺,既讲究石材的自然形状(气势),又要做到不刺手(浑朴),这是制钮过程中不可忽视的环节。

寿山石印章形状各异,但主要有方章、日字章、扁章、圆章、椭圆形章、自然章等。其中首推方章品味最高。 钮雕的相石选题,特别强调巧掩瑕疵、取色分巧、以形就势、以势审形。印章钮雕是一门特殊的艺术,它于方寸之间要表现气象万千的题材,这就需要作者具有丰富的创作经验,缜密的构思和精巧技艺的施展。

由于寿山石五彩斑斓,应力求做到材尽其用,艺尽其施,使美石与题材相得益彰。所以,钮雕创作在动刀雕刻之前要对印章四周的布局做到心中有数、胸有全局。下刀之时要惜石如金,要讲究印钮造型的线条构成与整体构成,不管从哪个视角审视钮饰,都应该是完美的效果。 钮雕艺术,不论选题,如何都必须做到布局有度,如“三度空间”的原理就经常在钮雕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审曲度势,繁简有致,首尾衔接、虚实相生,要做到造型与神态的刻划生动,局部与整体的统一和谐,刀法流畅而富有变化。

印钮雕刻是造型艺术,要充分体现它的统一性、整体感和概括力。 印章钮雕虽小不盈寸,但要表现出它的动象、结构、体积,及其相互间的联系。艺术家要想借绘、画雕刻等以表现自然之真,当然要表现动象,才能表现精神,表现生命。这种“动象的表现”,是艺术的最后目的。罗丹创造动象的秘密,就认定“动”是宇宙的真相,惟有“动象”可以表示生命,表示精神,表示那些深藏的不可思议的东西 。

历代寿山石雕艺人创作设计的各种异兽,为我们留下丰富的资料。我们有继承传统的同时还要博采众长,善于吸收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精华,诸如青铜器艺术、玉器艺术、画像砖艺术等

这些中国古代文化遗产,既有稳定的整体造型,又有强劲的动力感,是印钮艺术的极好创作源泉。尤其汉晋南北朝墓前石雕艺术的神兽形象的审美追求,体现着现实与虚幻的结合。带有神灵化的飞翼,独角是为了增加灵兽之气,它常常是正义的象征。

气势恢宏之灵兽,仰首投足之造型,乃有顶千斤揽万仞之力,给人能美的艺术享受。在传统寿山石印钮雕刻中,除了强调“动象”,更讲究细部的刻划,如古兽腿部肌肉力求突现以显活力,五爪结构严谨以显力度,怒目翘鼻以显传神,须及牙与舌的刻画细腻以显精神。

印章钮饰之美,在于以方寸之天地辅以自由流动的线条与扭曲的团块结合,借用青铜器纹饰,用于印体四周,形成静肃凝重氛围,熔铸秦汉雕饰活力,收揽万钧,形成鲜明的整体感和节奏感。 寿山石雕的印钮雕刻艺术是一门综合艺术。在技法上乃以圆雕、浮雕、高浮雕、镂空雕、薄意雕刻等为主。

要做到极尽细致,又要做到自然变化恰到好处。在刀法上,运刀要稳健,刀法要细腻,此时,切忌“大刀阔斧”,于细微处如须鬃、毛发之开丝刻画要做到条条清晰,既流畅又不间断,不得有丝毫含糊。在表现手法上丰富而有内涵,浑朴中见秀灵,如此才能充分体现钮饰艺术“以小见大”的博大精深和无穷魅力。